震蛋:初中和高中那样情窦初开的时候

震蛋:初中和高中那样情窦初开的时候

想必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暗恋吧,在初中和高中那样情窦初开的时候。我不知道这能否定义成一种暗恋,我称它为对某个男生特定的好感。在高中那个紧张的学习阶段,他就像我生活中的一束光,我不由向它靠近。却又保持距离。

当时高二分文理科分班,我分到了九班,起初是随便坐坐。他就坐在第一桌,我坐在第三桌,第二桌和第三桌都是我高一被分到这个班的同学。他是一个人坐的,但是他看起来好像很活泼,他和新班主任聊得很来,后来我从同学口中得知,他是新班主任带的那个班。他有时会转过身来,看第二桌的女生桌上的东西,或聊几句话,他对一个羊皮卷的笔记本感到好奇,就拿着想要打开,被女生拦住了。女生回过头来,笑着说,他真像个好奇宝宝。而且他经常在座位上左右摇摆动来动去,像是多动症一样,挡住了我们后面的视线,而且人又高。

到了一个新的班级自然要选班干的,以写名字的形式投票,还有收那个入团申请书,我知道怎么的磨蹭了很久,他坐在第一桌,他收整一组的,而我是最后一个才交,他一直在催,还忍不住看我写了什么,我不给他看。从小学到初中,我的性格一直很内向,不敢跟人说话,尤其是男生。

这是我第二次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说陌生也不陌生,毕竟来了两次。我能听懂他们的方言,但是他们却听不懂我的。那时我还不擅长说他们的那种话,所以我一直在说普通话。他们就很好奇为什么我要说普通话,每次我都要解释半天,后来就很少与人交流。改变内向的性格是我高中的愿望,与我身边的朋友们交流逐渐改善我的性格。我开始变得开朗,有时候还会开玩笑,感觉时光是那么的美好。

后来开始分桌,我跟我的同班同学分开了。当时班主任把我调开跟一个女生换了,我迎来了高中以来的第一个男同桌。我的男同桌总是会打喷嚏,他总是在窗边放一个空气清新剂,而我却闻不得那味道,因为它像极了在车里面的那种味道,但是我忍着这件事情我并没有告诉过他,而且我跟他交流甚少。那时候物理课上老师讲一个三维空间力的分析,可是我却始终理解不来。他叫老师过来,老师给他讲解,还架了三支笔比划,他也就明白了,而我却在那弄半天,试图靠自己的理解,因为我初中碰到很多数学的难题,我喜欢自己钻研,运用所学知识去理解,我最终也理解了。(注:这里的他是我的男同桌)

刚换座位不久然后那个男同学就跟我换座位,下课的时候他走向我,俯身跟我商量他能否跟我换座位,这是他第一次跟我说话,我心里是有点小紧张的,但是对他可能没有那么大的好感,我的语气却极为平静,声音很小,说第一遍他没有怎么听清楚,我就说了第二遍,只要老班同意都可以,他就说只要你同意,老班那里没问题。因为那里有我的同学,所以我们成功地换了位置。

再后来的交集就是老班提出单人单桌,轮流着换座位,S形。一开始我的左边坐着一个学霸,他是高一隔壁班的我们有几个老师是同一个,每次考试都能听到,他是第一。今天总算是见到真容了,他得知我也是他隔壁班的,同一个老师教,自然有些亲切,而他的后面一桌是那个他。他们似乎认识(他们初中是一个班的),学霸捡到了一只笔,然后就拿到我的面前问是不是我的。我看了一下,不是我的,我就摇头说不是我的,学霸就拿给我说“送你”,他也在后面笑着附和地说“他送给你呀”,我还是摇头不要。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