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八月,在东平湖抗洪

军令如山倒。

把时间拉回到2001年8月4日晚上7点40分。这天正是星期六。在山东济南的一座军营内,时任一中队指导员的我正与官兵一起收看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突然接到了到大队部开会的通知。我和一干中队主官紧赶慢赶来到大队部,气还没喘匀称,大队领导宣接到“部队进入抗洪抢险”的预令。顿时,我感到全身的汗毛都张开了,热血仿佛就要沸腾开来,早在三天前,就从电视上得知泰安市东平县发生了百年不遇的洪灾,好几个部队都上去了,我所在的山东武警唯一一支处置突发事件的机动部队仍“按兵不动”,此前,我还在为用不用我们而着急呢。

百十公里之外的东平湖,位于泰安市东平县境内,是山东省第二大淡水湖泊,湖区总面积627平方千米,三面环山,景色优美,素有“小洞庭”之称。

8月5日22:30左右,我所在的一中队全体官兵与二中队部分官兵作为第一梯队随支队前指登上了运兵车。4个多小时后,也就是次日凌晨3时到达东平湖大堤。途中接到通报:东平湖水位超过警戒线1.88米,1400米长的金山大坝多处发生管涌,随时都有决堤的危险,湖区周围29个行政村、3万多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受到严重威胁。

无疑,官兵们面临的任务有如泰山压顶。

我们还没来得及下车,接到总队前指紧急命令,金山坝南段出现两处管涌,要求部队紧急增援。随后,由我带领10人的“党员突击队”协助泰安市支队堵管涌,一部由中队长赵峰带领跟随支队前指紧急增援,立即投入堵漏战斗中。凌晨4时和5时,我们分别将管涌堵住。还没来得及喘口气,金山坝北段又出现严重浸水,中队一部由副中队长李锋带领与二中队一起,从金山大坝南端急行军5里,赶到北端险情地段,加固大坝渗水处;一部由我与中队长带领,在南端顶烈日冒酷暑装运沙袋,至中午时分,所携带的10余箱矿泉水和自身水壶里的水全部喝完,却一点尿意也没有,接过馒头和咸菜,才感觉到饥肠辘辘,我跟中队长开玩笑说:“你信不信我能吃上六个馒头?”他点点头:“信,因为我能吃完八个。” 饭还没吃到一半,在距离事发区约200米处,又发生了一处险情。大堤上的一独立房在风浪的冲击下,地基发生断裂,如果倒塌,便会形成一个缺口,我带领战士火速赶到事发点投入战斗。大坝上响起一片“与大坝共存亡,武警在,大坝在!”的口号声。

8月7日15时许,湖区上空狂风骤起,大雨倾盆,八级以上的大风卷起四、五米高的大浪,猛烈地冲击着大坝,大堤上一独立房在风浪的冲击下,地基发生断裂。我大声呼喊:“共产党员跟我来!”就与党员突击队的同志火速赶往险情处,我们每人腰间拴上绳子,跳进了泛着白沫的洪水中。这时,风越刮越猛,雨越下越大,浪头一个接一个打来,盖过我们的头顶又退了回去,大家只能趁这个间隙睁一下眼,透一口气,奋力用沙袋堵塞管涌。突然,一个巨浪席卷而来,那股巨大的力量挣断了拴在我身上的绳子,将我卷入深水区。我一连呛了几口水,求生的本能使我在水中全力挣扎,耳边依稀听到战友们的呼喊,却无力回答,只觉得身体在慢慢下沉……不知过了多久,我被一股清凉的水冲醒,虽然脑子仍是一片空白,但我知道自己得救了,因为我感觉这是干净的水,而不是刚才那浑浊恶臭的洪水了。我使劲睁开眼睛,看见战士正用矿泉水给我冲洗着灌满口鼻的泥沙,周围是战友们一张张泪流满面的脸……通过大家七嘴八舌的讲述,我才知道自己的命有多大——一根护堤柳树的枝杈卡住了我的上半身随湖水飘荡,为大家救我赢得了时间。后来,战友开我的玩笑:“你真应该把那棵树带回济南做个纪念。要不是它,我们真就只能看你的照片了。”

最危险的金山坝200米险段上,有我们中队官兵,不少地方群众也在这个险段。傍晚时分,突然出现的决口快堵不住了,湖水冲击着决口处漫过。我在离最险段还有50米左右的地方装沙袋,看到决口处周边群众呼啦一片向着坝的两边散开跑。猛然间,大约有五六秒钟,我感到天地都静了,一点声音也没有。我带着30多个兵背着沙袋“嗷嗷”地冲向决口的正中央。群众们看到这个情形,也不跑走了,或者跑回来,跟着我们往上垒沙袋。最终把决口堵上了。

天黑下来。我站在金山坝堤坝上,此刻,堤坝、湖水、天、地之间,终于只剩下波光粼粼的湖面,和那些依然漂浮在堤坝内的枝杈……

由于高强度的体力消耗,加之大堤上的持续高温,我中暑感冒。因长期在水中浸泡,裆部潰烂,天气闷热,一出汗疼痛难忍,我坚持小伤不下火线。中队有10名官兵裆部潰烂,没有一人要求离开大坝。战士周勇,长得身单力薄,但在抗洪战斗中,每次扛沙袋、堵管涌都积极主动,由于劳累和睡眠不足,受潮水和汗水的浸泡,他的身体出现浮肿,全身长满痱子,眼圈黑了,眼球红了,但是,他没有因此而休息一天。战士邱磊在抗洪前确诊为前列腺炎,但他没有提自己的病情,积极请战。抢险中,他在水中忍着巨痛搬石块、抛沙袋,晚上回到帐篷里,双手放在小腹上。

8月16日,部队完成任务归建,12个与洪水生死决战的日日夜夜,12个与大坝共存亡的日日夜夜,很多参战官兵的名字,储凡珣马永生、马秀亮、王东升、王伯岳、王琪海、杨长顺、杨永啟、沙绪波、吕竹伟、吕振峰、白静、刘真雄朱洪春、衣光梁、尹宁宁、罗庆强况鲁任玉任兆启、孙志坚、孙怀民、武岳、李晓震、李康涛、李永强、李友华、李伟、李义飞、谢成龙、杜红生、詹志刚、陈道银、陈涛、吴波、张文涛张胜军、秦祥华、何志平、高帅陶金城、姚伟华、亓海涛、黄汉华、潘永亮、姜立堂、毕研涛、高强占志刚肖国伟……在我心里已然成为众志成城、无往不前的有力符号!

 

抗洪归来,向母亲打电话报平安,母亲说在电视上看见了抗洪的场面,看到了我,我和战友们的画面停留了几秒钟。后来母亲说,脸都吓白了。

东平湖抗洪之后,我又经历了扑救济南九顶山森林大火、菏泽东明段抗洪、扑救潍坊森林自然保护区火灾、第29届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安保等急难险重任务,我和我的战友们同吃、同住、同战斗,在完成急难险重任务中,一起感受压力,一起分享喜悦。

岁月荏苒,我退出现役8年,很多记忆逐渐淡去,但东平湖抗洪的特殊经历,却在我的脑海里难以磨灭。这激励我在后来的人生道路上,不再惧怕任何艰难困苦,总是以主动迎战的姿态迎接一个又一个工作任务的挑战!

(薛若卫,1989年入伍,一等功、第十五届“山东十大杰出青年”、第八届“中国武警十大忠诚卫士”、第五届“中国杰出青年卫士”。2011年转业,任职于山东省蓬莱市公安局)

(来源:共产党员网;链接:http://article.jumeinet.com/user/article/publish.html)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分享到: